佴俚歌

想写些不好的东西。很腊鸡qwq杂食,也许会突然!填坑???

好懒,脑洞一样多,但什么也不想写

不知道为啥翻啦qwq云亮!学生云x教师亮,突然奇想!!

虽然没人看!不过很多东西我会继续写下去的哦!!

[邦良]逐光者(上)

*圣殿之光x天堂福音,这篇为刘邦成为骑士长前的故事。只是单纯想写心目中的骑士长。
这四百年间,我都做着同一个梦,想着同一个人。
“I know you are the reason I believe in life.”
(1)
'我不想活了。''我真的不想活了。''谁来救救我啊?''好痛苦好想死。'
这是个无底洞。
那年我才十几岁,十几岁呢?
即便我深知,自小被父母嫌麻烦抛下的、一无所长的自己是无法在这个无情的资本社会上活下去的,却依旧勉勉强强地过活。一个人缩在冰冷的墙角、一个人拼命蜷缩身体过冬,每天总巴望着哪个大富人家路过能够掉下几片硬邦邦的面包屑,努力让身心被寒冷或酷暑麻痹,以忘却肚子里不停调皮作怪的咕噜声。整个人都显得破破烂烂、狼狈不堪,但某些富人还喜欢借此踹一两脚,以宣泄实际上一毛不值的痛楚。
我很愤懑。时不时会发挥全力去揍墙壁、去破坏一下东西,即便它们不会像我一样在寒冷的时候呜咽,我也能够感到畅快。
然后他来了。
他在我胸前凭空画上十字架,用干净的手帕为我擦去脸上的灰,心疼地摩挲伤疤,将大大的包裹小心翼翼塞在了我的怀里。他凑到我耳畔,用空灵却温柔至极的嗓音做着我不懂的庄重仪式:
“嘘——上帝保佑。”
那些大少爷大小姐们的睡前故事大抵也就这般吧,我想。
之后,他走了,似乎要继续为别人宣扬口中的上帝,而我却如如饥如渴的饿狼似的用脏手拆开包裹——
我抚摸着被脏东西给染灰的白帕,木然地眨巴眨巴许久未见光的眼睛。
啊、是面包和奶酪,还发出了刚出炉的香味。
(2)
'不行、不要,他的温度就快要消失了。'
像这样,如此思想伴随我度过了一天又一天;像这样,我无助地摩挲那位大人留下的手帕,每天啃一点随着日子过去渐渐发硬发冷的面包,试图寻找继续存活的希望。
“哟?你这小子有食物啊。”
啊,惹事的来了。也有像这样靠蛮力自封为主的小鬼,以为上帝瞧不见一个小角落,擅自当个自以为是的小霸王。只见他很不屑地轻啧一声,朝我身上吐口水,而后抽走包袱,“一、二、三?”他边数着数量边挠着身上顽强的跳蚤,接着半蹲,一手慵懒地放膝盖上一手狠打了我一个巴掌,“哪来的啊?”
'嘘——上帝保佑。'他的话回响耳畔。
为什么?这是无可奉告的事情吗?会给那位大人造成麻烦吗?
我不要。
我抿抿唇,下意识瞪向他。
我不会让你接触肮脏之人。
“不说是吧?那我就都、拿走了啊!”话未说完,他肚子就不耐饿地响起了咕噜咕噜。'他骨瘦如柴,也就性子大一点,不过是个普通穷人,想打倒还是可以的。'我竟忽地产生了曾经未产生过的想法。不过比起他,这几天都能照常饮食的我还真是被爱着的啊。
仁爱替代憎恶。我用脏手揉着手帕,目睹他背影渐行渐远。
(3)
'我做了一个梦。''梦见了包裹着枯枝烂叶的森林。''我被链子锁在里边。'
就连唯一光明的他的福音书也够不到,更别提温暖的教会法衣了。
我似乎永远拥抱不到他。
梦醒了,我被吓坏了。也不去管浑身上下冒出的冷汗,下意识去亲吻他的手帕。
“你小子,干什么呢?”“哦!这不会是哪个'淑女'一不小心丢下的东西吧?”“喏喏喏,给我们看看啊?”就这样,我清楚,流氓总想要对抱有希望的人惹事,我理应骄傲,但身体不由自主地蜷缩在了一块,紧紧拥着已经脏兮兮的白帕。
“别这么无情嘛?”我头被按倒在地,整个人失去重心,就连一声呜咽都还没来得及,帕子便被拿走了,他们将其上下晃动,似乎想要借此寻找生活中的乐趣。“喂,不会真是女人的吧?”“有没有自I慰过啊。”
接着,我使上浑身的气力站起身,我能感觉到头脑的发烫和泪水与脏污混杂在一起的不适应。我竟然抬腿狠狠将膝盖撞向当中那个领头的腹部,竟然俯身用小石子打向迎面扑来的那人脸,另外一个人竟然被吓得忙后退。
手帕……手帕呢?
手帕飘了。它竟然迎风摇曳。
活像天使的翅膀。
我奔跑起来,用尽一生最大限度奔跑起来。可是后背突然受到了石头的撞击,接踵而至。
'啊,可憎的人。'
终于,我脱力倒下。
不停地、无助地对着地哭了起来。
款款步近的黑影仿佛保护膜,使人安心。
“我要你单膝下跪。”
(“啊!主教大人?!”“活的?”“不会吧!”)
闻言,我吃痛地、努力地挣扎了很久,即便眼神漫漶,却凭着感觉依附面前人裤管爬着支撑起来。
“我要你亲吻我的手背。”
我两手小心翼翼捧上他主动伸出的手,泪水流淌在上面。我亲吻,使上面沾满了污渍。我慌忙凑开,像犯什么过错似的低下了头。
“我要你成为上帝的骑士。”
我分明想要成为你的骑士。

[仏英仏]红玫瑰(2)



“哇、你在干什么!也不看看昨晚是谁对我做了什么——人渣!”突兀的喊声令弗朗西斯有点不知所措,不过显而易见,柯克兰弯着含笑的眼睛。
难道这家伙真的对女人没兴趣?
好歹弗朗西斯也是经历过一些风雨的,只见他无奈向女人摇了摇头,像自己真做过什么似的朝亚瑟投以歉意的眼神,贴近柯克兰随即俯身轻舔了舔他指自己的手指,如恋人一般温柔的抚摸面前人脸庞。而后一手揽他腰侧,一手轻轻抵上人儿唇瓣,惹得那俩姑娘脸红耳热:
“容我换个地点再和你好好解释,亲爱的。”

“所以说,也该和哥哥解释解释了吧。呃……「红玫瑰」?”弗朗西斯终于把那位柯克兰先生揽腰抱到了厕所边——也只有这里没有恶趣味的摄像头,他总算停下了方才伪装出的一副含情脉脉样,将柯克兰随意放下,用嘲讽甚至不可置信的神情望着亚瑟·柯克兰,“有名的杀手先生、我该这么称呼您吗,您不会真是同性恋吧,「bottom」?”他慵懒地靠在了墙壁上,又一次端详眼前的男人——标准的英式小卷音,衣着整齐行为绅士……除了刚才把自己认作与他一夜情身份的言语外。这使弗朗西斯觉得,要真上他也不是不可以,至少他是不让人讨厌的类型。
可这英国男人庄重确认里边仅剩他两时锁了厕所门,却满脸黑线,还皱皱眉头满是鄙夷,接着恶狠狠竖了个中指,“屁!再提这件事小心我把你卖去给男人们享用啊,哼、虽然全是胡子不过还是有人喜欢这种类型的!”他顿顿语气,一手叉腰继续滔滔不绝起来,“工作啊工作,瞧你傻样!第一次工作就去勾搭女人,恶心!没准儿这女人就是侦探呢!哈——这点常识都不懂。”
“噗呲……为工作做到这种地步,你是傻子吗?再说啦,目标威廉就一个大胖子,超、好解决的啦。”闻言弗朗西斯仅是不屑地耸耸肩膀,毕竟法兰西人永远都是浪漫至上。
“你个笨蛋!”
“哈?别以为你是前辈就能胡说八道啊,臭眉毛。”
此时,弗朗西斯正扯着亚瑟领带,亚瑟则不动于衷,反而挪过视线像在在意别的什么。

'啪啦!'
玻璃碎了,然后传来尖叫声。
至少可以推测不是餐具,因为「迪塞尔聚会」经常有通过砸餐具来宣泄自己情感的人。
那么,大厅为玻璃所筑的只有大窗子。年轻人们喜欢通过那里观看夜景。
柯克兰微眯起眼睛。他注视着弗朗西斯,弗朗西斯注视着他。
“听着,你得信任我,永远只信任我。”他说。

[仏英仏]红玫瑰(1)

*试着写写




“嗨,竟然不知道嘛!波诺弗瓦你果然还是太嫩啦。亚瑟·柯克兰,在道上可赫赫有名啦。”琼斯咧嘴嘻嘻笑着说,并且为自己的知识比弗朗西斯稍微广博一点而得意洋洋,“因为其杀人不眨眼且方式优雅,人称红玫瑰。嘘——别看亚蒂这样,社会上还是位老伯爵呢,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去选择当个杀手。”
「红玫瑰」兼「老伯爵」……吗?边想着,弗朗西斯边微微眯起眼睛,去注视不远处那位仅仅被女士搭话就不知所措,甚至满脸绯红说话结巴的男人。
第一眼瞧上去就像极个雏。
而在这场不少人以解决情欲为目的的聚会上,他看是个清流。这也是弗朗西斯为何突发兴趣去打听那人情报的缘由。
接着,面前的美利坚小伙调皮地弯着嘴角,用一手遮掩住嘴要讲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似的于弗朗西斯耳畔:
“据说,他对女人没兴趣哟?”
……什?

「迪塞尔聚会」,每年这小地方都会尽量像样子去举办一次,场地绝不会有什么奢华的油画或者什么灯饰,只是烟和酒。男人和女人们为各种目的聚在一起,拥抱或亲吻,甚至性爱。因此,这也成了杀手的活动地带,经常会有些人传来委托,像'能帮我杀了我先生吗?这是照片。'之类,欲望和嫉妒往往使他们的生意异常红火。知道讯息的白道人总是死亡,所以警察从来管辖不到。
弗朗西斯刚入行。
他是个称职的罢工主义者,再加上唯一的特殊才能画画也从没天赋,还有房东的连连催债。然后,往日经常赖着他的高中同学阿尔弗雷德突然出现,高度夸赞他什么擅长伪装……
一切都来得那么突然和可爱,向往罢工的弗朗西斯成了杀手。

“怎么会呢?这个人只是渴望女色又不敢的变态吧。”
像这样喃喃着,弗朗西斯有意步履款款上前,特意在柯克兰旁边向一名长相不错的女性递上香槟,嘴角勾起一个恰好的笑容,用上所谓优美性感的声线:“亲爱的,愿意和哥哥我共度夜晚吗?你比任何我见过的玫瑰花儿都可人。”
很显然,女孩被惹得耳根子红透,还主动凑去把头轻轻贴在了弗朗西斯的胸膛,一手抵在了他唇边:“您真是的,讨厌鬼。”
“哇、你在干什么!也不看看昨晚是谁对我做了什么——人渣!”弗朗西斯做梦也不会想到,身旁的亚瑟·柯克兰竟匆匆朝女人致歉后直跑他身边,一脸好像他俩真做过什么一样指着自己。

——显而易见,柯克兰弯着含笑的眼睛。

但愿不会被吞👀自产,吃吗?

长干行(白鹊)

“要走咯?”李白叼着草根揶揄,佯作毫无在意地抽出酒瓶一饮而下,重心不稳地摇摇晃晃,又在无意间窥伺爱人反应。
“王者需要我。”
'我也需要你,越人呀。'他想着,未能启齿。


小时候的李白有一头过额的长发,嘴唇平整,牙齿齐整,是王者峡谷数一数二的俊小伙子。

直至遇见扁鹊。
“你好——你的脚怎么了?要不要找个什么人治疗?”幼小心善的李白下意识握上面前人手,又马上瑟缩回来。
也太冰了吧…
“不必。”
不知出于好奇心还是什么,至此,李白一直跟着扁鹊,形影不离。扁鹊寡言少语,他还小,治病才能却堪比神医。对待李白的长发也是如此这般,竟老不说什么话,主动凑近,细腻将它们调配均衡——编扎成好看的辫子。见扁鹊这样,李白变得越来越珍惜他的长发和辫子,这是他们唯一的接触,他甚至梦乡也能眷恋那种温柔的摩挲以至于睡不着,如好逑淑女的瘾君子。
李白是个女孩子!像这样传开了。李白不以为然,反倒乐起来。扁鹊手巧,又教他折花。初春的气息微凉,小花儿孱弱地纷纷开起,李白想着他的越人能带很多很多草药前来,分明面无神色又心底乐坏地和他绕着破旧不堪不过略显精神的井栏、用娇嫩通红通红的小手互掷青梅为戏,就特别心悦。整个人炙热,活像太阳。

“呵!别这样——草药不过为物,干啥呢,这么爱惜。”
多爱惜爱惜我。
扁鹊不发话,俯身采根草,赫然硬塞给他,道:“您喜欢它,您就是我妻子了。”李白咬牙切齿,满脸不服,终是狠狠嘁了声,抿抿唇随意拿起怀里的小草根不顾尊严地叼上,大肆抬起下巴睨视扁鹊,得逞极了地扬起嘴角咯咯笑,
“越人夫君?”
扁鹊那时候脸多红,头低得多下边,脑子仿佛坏掉了似的、怎么叫也反应不过来的小模样,李白到现在仍清晰记得。
那时候,他的唇际浮现微笑。

之后,俩人共住。
十五岁的李白初绽眉头,更显精致俊美。他还留着那辫子,还珍爱它。
“你喜欢我嘛?”李白跟在扁鹊后边,跟着他采药顺便打打野。五味杂陈,那人压根没笑过。扁鹊俨然垂下眼,点点头,快跑了开,快得李白只能用技能才追得上。
与君歌一曲,请君为我侧耳听。
“要和李某永远在一起噢,越人夫君——”

已至五月,水涨船高,猴子不知发了什么病,叫声凄厉,连夜不止。
'我也需要你,越人呀。'李白想着,未能启齿。“为什么?李某无法随你同去吗、作为妻子?”扁鹊凑近,用他灵巧冰凉的手指摩挲过李白的每一丝容颜,李太白闭上眼睛,眷恋这几年屡次三番彻夜未眠思索的温柔触感。
“妇女持家,夫君征战。”

他走了,木门前他的足迹长满青苔,让李白想起最初看到时印象深刻的、绑满绷带的脚,他分明冷漠至极,却行医救人。
许是酒凉了半截,猛然,他打着嗝恸哭。
秋风阵阵涟漪,扫过越人最后一丝尘埃。李白一如既往,他饮酒作乐,偶尔打野,偶尔望望碍眼的绿苔,而借口说太厚,没法清扫。
八月梦蝶飞,飞到西园的草地上。它们款款落地,化作瘫坐鲲上的美男子。疑是睡得前仰后合,眯着眼睛,仿若梦游。眼见来人悠悠道:“去吧——去吧…”“哪里?”
“呜……嗯,越人正需要一个夫君…不是嘛?”
“如何得知?”
“一场梦。”

扁鹊在前线。据说对面有位英雄特难打,来如影去无踪,没人能看清他的相貌,不过据说长得俊。完了,完了,扁鹊焦急得抓耳挠腮,就他一人硬撑不太行,子休哪去了??扁鹊感到耳畔呼地吹来一口凉气,不禁打了个寒战,低吟一声。还没反应过来,他便被对手搂住,被剑心刺穿,瘫倒怀里。
他散了辫子,剃了长发,换了战袍。抿抿唇随意拿起草根叼上,一把揽上人腰身肆意揉捏。
与君歌一曲,请君为我侧耳听。
“哈哈,在下李某,号称青莲居士——又名,越人夫君。”
“……唔,小脆皮。”扁鹊带着哭腔道,“咱俩还是组队得好,李太白。”
“喂,摸摸我的头发吧。”


扁鹊脸红了,正和李白的梦中情人一个样。

[英仏/喜剧]花和公主和小弗朗西斯

*写着玩的:D伪娘这梗哪……xxInteresting


序章

斑驳的阳光透过树枝

它倾泻在你的裙摆

将我心悸的水面轻轻拍打

幻化成无数甜腻的光斑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挚我丛林起舞的精灵


他们携手,款款走过桥梁,随着礼堂的钟声步入红地毯,只见彩窗经阳光照射而显得油亮油亮。


“柯克兰先生,你愿意娶这位弗朗西斯先生吗?爱他、忠诚于他,无论他贫困、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?”

他握紧了面前男人的手,此时祖母绿和紫罗兰正深情互换色彩。光斑映照在他柔顺的金发上边,这家伙谈不上好看,一脸胡渣,像连着脉似的,手上胸上脚上都是。就这样一个大叔却穿上了闪亮的婚纱,袒露胸膛,幸福地咯咯笑着。

亚瑟柯克兰不禁泛起了一分嫌弃和九分宠爱意味,他半眯起眼睛,阳光如丝线将他俩相连,他想起了属于他们的故事。



当时的柯克兰算是典型的中二男孩,整天不干正事不学习,对着天上地下直嚷嚷魔法,自从阿尔弗雷德见到某场景后也让芸芸众生开始下意识地抗拒他。

 “切,我偏不去。魔法啊——这东西,”他找个学院里边的小丛林屈膝蹲坐大树下,抬眼,火辣辣的太阳毒得额角直出汗,接着又赌气地吐了口痰,“是有的,哼。”说罢他站立,随意折了根树枝细心地在草地上画起引以为傲的魔法阵。花香喷洒在他的鼻梁,一切都那么至美绝妙,柯克兰想。

“你在干嘛呀?”清风缓缓抚起发丝,扭过头——那抹紫罗兰直入眼帘。柯克兰一直相信自己是有看破红尘之眼的,而她,这位少女,神秘的紫色。她身着普通的女子校服,大腿白皙匀称,身材娇小,大眼睛扑闪扑闪的,令人生起怜爱之意。只见她微微探头,半边脸被树遮住了,显然略带畏缩。

当然,作为伟大的亚瑟柯克兰魔法师,这种事情是不能够胡乱透露给陌生人的,天知道此人是否为邪恶小胖子阿尔弗雷德派来的间谍呢:“哈?你倒干嘛啊?”他扬头,大方地用树枝指向面前人,皱了皱眉头。

面前人则讨趣地用一只手捂着嘴发出银铃般的笑声,接着两手放置于身后款款凑近,毫不在意地凑近到了能够与柯克兰互相贴着鼻子交换呼吸的程度道:“我呀,第一次…好紧张的……唔,来这里冷静冷静嘛。”

“啊?冷静??第——一——次???”他想试图向后退,脚却僵得动不了,“你你你!在说什么淫秽的话语啊!!”

“哈哈哈……小可爱,我只是刚转学过来而已呀?”

“呣!!”柯克兰直觉自己脸肯定已经红到了耳根,也着实如此。为了缓解气氛,他咳了几声,佯装威风堂堂地挥挥攥于手掌的树枝,“哼!我就知道你会出现。”那双眼睛太具有魅力了,他又瞟了眼。


“上、上——帝派遣来的精灵哟!!”


他头顶已然满是汗水,不过谁又会在意这些呢?